斑秃

首页 » 常识 » 预防 » 在路上middot夜航
TUhjnbcbe - 2022/6/1 12:42:00
北京白癜风医院哪家最好 https://yyk.39.net/bj/zhuanke/89ac7.html

/以此文致敬圣·埃克苏佩里/

“乘坐CA次航班前往北京的旅客请注意:因航道天气原因,本次航班不能按时办理乘机手续,请您在出发厅休息,等候通知,谢谢!”

我站在广州白云国际机场出发厅巨大的玻璃幕墙前,看着窗外天光由明转暗,晚霞中一架架飞机起起落落,等候着自己的登机通知。前一班航班还在延误中,可以想象,这个等待还要继续不短的一段时间;同行的旅伴因还有后续工作,不能一同返京,所以只有我一个人在这场漫长的等待中。

在这样的环境里,思绪可以信马由缰。大概有5年多的时间,没有过这样一个人的旅程。怀孕生子,作为妈妈的我尽量不离开孩子,于是除了全家出行,都是每晚会回到孩子身边。

记得刚上大学的时候,每年寒暑假,在家乡小城与北京之间往返。彼时还没有“此心安处是吾乡”的觉悟,只觉得家乡的小城再也难以融入,对北京也没有太多的认同与归属感。那个年代,铁路还没经历过几次大提速,北京到故乡只有两列火车,大约都要16、7个小时。在这两地之间的辗转,其实于我是一种难得的放松。看着车窗外地形风物的变换,很多时候是开阔的平原,自己可以完全放空,短暂的离开那种撕裂与挣扎。

毕业后也有过两段在双城之间奔波的经历,北京-上海、北京-长春。那时候有了夕发朝至的直达快车,为了不耽误工作,经常是周五下班直奔火车站,周日晚再踏上回程,周一一早下车直奔办公室,路上都是睡过去的。但那样的来回也是一种很稳固的节奏,铁轨发出的声音可以让我很快安心的入眠。

除此之外,别的地方无论是旅行或是工作,都是偶尔造访,于旅程并无法深深铭记。这次是因朋友对于理想的坚持结合了自己对新领域探索的愿望,才有的一次行程,也才有了这一刻思绪的驰骋。

我想起小学的时候,小伙伴来家里找我玩儿,我坐在我家院子高高的大门上,她在门外,我不着急下去,她也不着急进来,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……

我想起一个初中的晚上,下了晚自习走出教室的我,在黑暗中听到操场另一端有人用口哨吹出《用我一辈子去忘记》的旋律,心弦微动……

我想起,高中宿舍里,黑了灯,好友跟我说起她最深刻的伤痛,那是我第一次体会,面对生老病死,自己的小困境实在不值一提……

我想起大学时骑自行车去北医大、北大、人大找同学玩儿,那时候白颐路还没有扩建,路两边的大树没有被砍掉,浓浓的树荫与淡淡的花香包围着我……

我想起有一次参加比赛,我站在舞台中央的灯光下,其实我看不见台下黑暗中观众的表情与目光,我只能放任自己用感觉与他们链接,等待共鸣与掌声。那是参加过的最大型的一次比赛,我却找到了最放松的感觉……

我想起五月刚出生的第一年,先生承担了所有对外事务,家中阿姨承担了所有家务,父亲承担起了照顾病重母亲的全部任务,我只需要全身心的陪在五月身边。夏日里,树荫下,五月在婴儿车里睡觉,我坐在边上看《妈妈的心灵课》,惬意而满足……

我想起,妈妈离世的那个下午,医院的病房里,我坐在病床前,目光不肯有一刻离开母亲的面庞。当监视器的血压值快速下降,先生想把我搂在怀里不让我去目睹那一幕,可我倔强的不肯转身,那一刻是如此恋恋不舍……

我想起在母亲刚去世不久的一次活动中,我躲开所有人,在一个角落里听林志炫版本的《你的样子》,挚友推门而入的一瞬间,我在他眼中看到的温暖与坚定给了我巨大的力量……

我想起“相识20年”的大学同学聚会上,老友对我说:“你看你这么大年纪去学人家做什么斜杠青年,别瞎折腾了,回来咱们行业,现在机会正好,老同学都了解,一起干点事情”。我内心充满温暖与感激……

我想起,同是咨询师的好友对我说:“行业初期泥沙俱下的大环境里,你能坚持做自己,就已经很难得了,想要有益行业发展,那是关心家国天下的领袖们要做的事情,你可以不用管”。虽然她貌似在劝阻我,可是我觉得自己被深深的理解……

我想起谈到我对心理行业应如何获利的思考时,圈外好友调侃我:“就是说你放着很简单明确的挣钱方式不想用,是因为他们不够有难度吗”?虽是玩笑,我也听出了她对我前路不易的担心与关心……

其实她何尝不是一个为了理想坚持不懈的人,这一次的工作合作,是她在两年前就有过的想法,但彼时我的时间精力很不配合,没想到在两年后,她仍然没有放弃这一探索的愿望。

她对我说,她喜欢飞机在白天起飞和在夜晚降落的感觉,因为起飞时更喜欢冲向蓝天而不是进入黑暗,而降落时,白天的机场像树林里的斑秃,但夜晚的机场却于黑暗中有着明亮的灯光。

我在想是啊,如果能起飞在白天降落在夜里就好了,可是大多数时候这样的配合不可得,我们通常只能得到一次美好的感觉,或降落或起飞,如同我们不可能有完美的生活。

其实夜航的起飞也契合着一份美好,虽然我们离开明亮坚实的地面,冲入黑暗的夜空,我们看不清那里有什么,我们面对了太多的不确定。

但如同荣格梦中看到的意象,他手持蜡烛照亮前面的一小块区域,身后是长长的阴影,于是他把意识之光照亮的地方归于意识,而他认为在无意识的阴影中,蕴含着巨大的能量。如果我们能够整合这部分能量,我们人生将得以更加丰富完整。

我们对于无意识心灵的探索,对于现实中未知领域的探索,就像是夜航的飞机离开地面,进入夜空。不惧怕不抗拒,在其中探索各种未知的可能,也许这就是我们想要冲入夜空的动力。

“乘坐CA次航班前往北京的旅客请注意,请您前往A号登机口登机……”

40分钟后,在比原定起飞时间延误了4个小时后,我终于飞向了夜空。环顾四周,路途虽然辗转,但是我并不孤单。

未完待续,敬请

1
查看完整版本: 在路上middot夜航